Oura

南山峨峨

【新志】流星

流星

BGM 《流星》-王菲

在此表白她在幻乐之城的作品《一念》

以下正文

下雨了。

宫野看着突然被润湿的那一点土地,想起组织被毁灭那一晚的滂沱大雨,和暴雨也浇不灭的熊熊烈火。

在未被抓捕到的组织成员方面,她撒了一个谎。

这个谎的真相,工藤也知道。

FBI很烦,要的太多,做的太少,又错误百出。

FBI派人来问她和工藤,有没有见过黑暗组织的人。

两个人都说没有。

可事实是,在东京大学上学的时候,贝尔摩德悄悄来找过她。

那些天,她特别少眠,以至于贝尔摩德出现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这是自己的幻象。

工藤认出了她离去的背影,于是她知道这是真的。

工藤问宫野,她来找她,做了什么。...

【新志|quizas综合番外】再见北海道

@陈醉 太太的点梗。

大概,故事线按照Quizas*3来的,人设按照Quzias来的(好像没什么区别)。所以,就是这个系列的一个番外吧。

我也实在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是什么了,等我想明白我再改,先发出来。嗯。

以下正文

北海道。

北海道的冬季长又冷。

北海道人很少。

北海道很美。

工藤问她,为什么要去北海道,她是这样回答的。

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潜台词里却表露了出来。

“因为你不在北海道。”

和早些年比,宫野难得度过了几年安稳的生活。

工藤和他的读书清单较劲,她和学校里的老师们较劲。

没有伤亡,没有血与阴谋,没有阴谋与苦衷。

他们白天相见,晚上相见。有时候一起吃饭,...

我写过,太多文了,以至于,想不起,某一篇文的设定是怎样
(于是不得不回顾)
可最可笑的是。我写了这么多文字,我几乎倾尽一切,写了这些文字,却很难得到赞同,得到共鸣
我感谢所有回复我的人,全心全意的感激,文字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恩之情
但是我仍旧无法看开,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这件事实
我付出了
我尝试过了
如果有人要看我写过的文,只要提出要求,我就愿意去完善
但是,几乎没人这样做

我爱过,我恨过,我欲罢不能,我无可奈何。

文字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证明。
可它却得不到什么认可。
是我的错,我自己能力不足。
可我仍要,不满
就是不满
好多人,停留在二十岁前,天真的时光
而我明明写了,青春逝去后阴暗的面貌
我将立意立在了二十多岁,二十...

【新志】魔幻现实主义损友

1

宫野志保向工藤新一提了很多次绝交。
太多次了。

第一次,她说,我不值得。
第二次,她说,我无药可救。
到了第三次,她开始无理取闹:你怎么还没放弃?

2

宫野与工藤的交情,可以算作孽缘。

最开始,有过一厢情愿的爱吧。但爱到无望以后,也就不再爱了。
她看他,如同他看她。
又怜悯,又仰望,又轻视。
什么都没了。浩浩然的虚无里,她在世界的一头,他在另一头。
可如果这世界再次泛滥起洪水,将一切文明淹没,在海底深处,总有一条隐约的羁绊,将他们二人相连。
说是羁绊,其实就是孽缘。

工藤说:“你真的无理取闹。”
很快,他又回复道:“你是又喝多了吗?”
他不等她回复,继续说:“酒是液体抑郁,从这个角度上讲,你应该少...

【新志】S.O.S D'un terrien en detresse

黑暗组织被彻底告破后,他们仍旧没有获得A药的全部信息。
宫野,那个时候还是灰原,看了看手头现有的资料,说:“那我试试吧。”
试试,从头,推一遍A药的发明过程。

工藤被她拉去当壮丁。
这个任务的工作量太大。她又实在不放心将性质这么特殊的资料交付他人手里,想来想去,只能找工藤这个门外汉。
有那么半年,他们几乎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
一周有六天工作,一天休息,工作的时候,几乎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也就是那个时候,工藤在被强制性进行一番化学生物知识拔高后,看着宫野的草稿纸,意识到,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的天才。

工藤对宫野的第一印象,是她来自黑暗组织,危险,深不可测。
后来,认识得久了,共患难了成百上千次后,他觉...

【新志】慕

 

 “如是我闻,仰慕比暗恋还苦。”——《宽恕》

 

 

 

爱慕不可怕。

其实,仰慕也不可怕。

 

 

 

她坐在欧洲之星上。

还未上车十分钟,就收到工藤的来信,说考试时间从下午改到晚上了,六点的考试,晚上八点才能结束。

宫野说,你好可怜哦,没事,安心备考吧。

 

她同工藤都在欧洲上学。

黑暗组织被摧毁后,FBI向他们再次提出了证人保护计划,以防被余党找到,“做不必要的牺牲。”

这回他们同意了。

剩下的扫尾工作,已经不再是他们的责任,而是政府的。

“上几年大学,...

【新志】今生今世 (如果有来生后续

今生今世


(下)部分有一些原创人物的剧情,请坚持读下去。结尾处会有万事的终结。



工藤给宫野发的最后倒数第二条消息:

“快进山了,里面可能信号不好。”

最后一条:

“停在公路边看了场日落,超级好看。”

她安安静静地将所有消息读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对着最后两条,发呆。

也不知这一呆,呆了多久,只知道,天又亮了。

阳光照到脸上的那一刻,她回过神来,身子早就坐麻了,她缓了好久,才能站起来。

去为所有通讯记录做个备份,将其装入硬盘。


然后删掉手机与电脑上的消息。

多像是为下一天努力。


她尽力了。

努力了大半年。

假装什么都未发生。...


【新志】如果有来生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1

宫野本以为,她对工藤,已是无所求的了。

话讲成这个样子,后面就有个但是。

但是。


2

“……然后就去,各处转转。”

暖暖的阳光将宫野的身影印上米白色的地砖。

手机开了外放,摆在凉掉的咖啡前。

宫野抱着猫,一手握着猫爪,另一手给他修剪指甲。

“你这样一个工作狂,休假?骗自己呢吧。”

她漫不经心地搭话。

猫不满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这样的谈话,进行过无数次,多到后来,有意去回忆,也记不起。


3

她跑回到美国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

几年前在美国读...

【新志|Poem背景】三千年前

三千年前 


请一定要先听这个BGM,关淑怡与李香琴的《三千年前》


【趁熄灭前,还可一见,蜡成了灰,沾污了我的脸。】


有一天。

她振作起精神,给公寓做了个大扫除。 

里里外外收拾了个遍,扔的扔,洗的洗。

最后将几面墙的窗子全敞开。 

风穿堂过,一股子草木的味道灌了进来。 

这屋子,原本已经散发着死亡的味道,在这一刻,终于又活了回来。 

浅蓝色的窗帘被吹起来,在白砖地上舞出海浪的模样。

宫野脱掉鞋,横躺在沙发上,一条一条的删去通讯记录。 所有记得住的,所有紧要的,全都被删得一干二净。

然后关上机,合眼。 ...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下)


工藤的车无声无息的滑入了地下车库。

车库里有直通大厦的电梯,但他们都没有下车。

因为电梯的方向有人吵架。

“我天天,向你嘘寒问暖地问着!你呢?只知道嗯嗯啊啊!我让你为我做过什么吗?!你都放了假,我不过让你出来陪我过个节日,你还不乐意……”

听声音,比起两个人之间的争吵,倒更像单方面的宣泄。

心里有火啊。积得久了,爆发起来的阵仗是惊天动地的。

宫野让工藤关了空调,摇下了车窗。

原本断断续续的嘶吼变得更加清晰。

“你为什么不懂呢?!我爱你啊!你怎么就不关心呢?!你怎么就把我扔到一边对我不闻不问呢?!?!”

工藤悄声打趣:“想不到你还有这个爱好。”

宫野不声不响地摇上车...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 (中)



工藤打量了一番宫野给他买的食物。
三明治,面包,火腿,果酱。
独自蜗居在家的最好伴侣。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过饭了,饿到只差两眼一翻继续晕厥,却又嫌弃这些食物。
在FBI总部跟探员们熬夜时吃腻了。
好不容易回了家,想吃点好的。
于是给宫野发消息。
“今晚有空吗?出来吃饭呀。”
宫野隔了一会儿才回复。他已经用这段时间给自己烤了片面包,正在用餐刀给自己抹果酱。
“正在加班。昨天去接你请了个假,老板让我把耽误的工作给补回来。”
“大概七点半能做完。”
“今天是情人节,外面餐厅应该都挤满人了吧。”
工藤叼着面包片回复:
“我认识两家店老板,之前帮他们破过案子,你等会儿,我问问他们还有没有空位。”
果...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 (上)

七夕快到了,写篇贺文。

但反正七夕还早着呢,所以,想到一点就写一点,不用急(。

(其实就是混个更)


以下


无字之书



15年冬,东京下了场罕见的大雪。

航班滞留,高速封路,列车停运。

东京成了孤岛上的孤城。

如同白茫茫的由金属与混凝土堆叠出来的遗骸。


毫无目的的苦守比点灯熬油的查案更要磨人。

工藤从杜勒斯国际机场等了四天,坐了一天半的飞机。重归故土那一霎那,他只想被埋葬。

他麻木地取了行礼箱,走出通道,看到宫野站在通道的另一头。

她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其中一杯的杯口已经印上了唇印,另一杯的杯口还用透明胶带封着...

【新志|生贺】(Quizas番外)生日歌

祝越晖太太@越晖 生日快乐。我也没什么擅长的,只能写篇小渣文给您……

宫野已经有几年没过过生日了。
生日这种事,有的人过了一定年龄,便不愿意过了,因为嫌弃,过一年,就是老了一岁。
宫野没有这种顾虑。她的人生前二十年,担心的不是过一天就老去一天,而是过一天就不知还有没有第二天。后来这种担心没有了,她倒也不再乎了。
年龄这种事,已经与她无关。
庆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既没有心情,也没有勇气。

宫野上一次过生日,是在博士的病房。
博士坚持要给她庆生,于是这位寿星提前一个月,在药物研究之余挤出了时间研究怎么才能尽可能做出含糖量最少的蛋糕,为了能也让博士能吃。
考虑到只有三个人在,一个月的成品...

【新志】无题小片段

1
宫野利落地摔开门。
她没去管关门的事,反正工藤正跟在她身后。
工藤大概是悄无声息地跟了进来。
不然她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
她踢掉鞋,踢了脚地上的豆袋沙发,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那般绵软无力,她转身,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
工藤就静静站在门旁看她。
她在客厅里寻觅了一圈,将视野之内所有能摔的东西,烟灰缸,杯子,靠垫,所有的一切,摔了个遍。
终于没有可以扔的东西了。
她腿上一软,瘫坐在地上。
工藤碰了碰她。
她抬起眼,透过泪水看到他拿着一双拖鞋。
工藤说:“你光着脚,容易被划伤。”
她哽咽着接过拖鞋,放到一边,抱着膝埋头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新志】Quizas (下)

因为@Ms.Sigerson 太太说我写完了我的文她才愿意给我评
于是继续把这篇文写了下去
改了一下(上篇)的第六章,重写了第七章

以下正文

第七章
Alexander持枪指着他。
他说:“你以为除掉我们,这世界就太平了吗。”
工藤说:“做了总比不做好。”
Alexander说:“不。你看,这个世界,是被蛀虫啃食过的腐木,利益至上,什么公正,什么正义,都是逗小孩子的笑话。”
他开枪,他清楚地看着他的手指扣动扳机。
有人为他挡了枪。
是毛利兰。
他说:“你怎么过来了,你不该在这儿,我明明叫你走开了。”
毛利。说,去找Alexander,他能救我。
他惊慌地抬头去找Alexander,却发现,他...

【新志】Quizas (上)

Quizas


第一章


笛卡尔在她的面前对她笑。

半长头发的他一步步走近她。

她说,什么都不是真的。

他说,真的,真的是什么?你怀疑过真实吗?

他继续一步步走近她。

她后退,她躲闪,躲闪在树后。

他向她举起枪。

她想爬上那树。

那树,枝干光滑,滑的像是打过石灰粉。

于是她……


宫野被手里的手机振动叫醒。

头疼。

她环顾四周,她的导师还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演讲内容已经一路跑偏到笛卡尔的私生活。她的左边空了两个人,右边是一个黑皮肤的青年,大概是后来坐过来的。

头疼

手机还在震动。

宫野眨了眨眼,敲打着自己的头,低头看去,...

【新志|略全员】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上午八点,宫野拎着一堆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按响博士家的门铃。

天气很好,天色温蓝,淡薄的云懒洋洋地挪动身子,早间的太阳温暖了园木,麻雀在草丛间小跳着啄食。

博士给她开了门。

她笑盈盈地看着博士,不着痕迹地将购物袋掩在身后。

“博士,生日快乐!”


上午九点,侦探团的成员陆陆续续地到来。

她从厨房里隐隐约约听到了圆谷的声音,便将洗好的水果端了出去。

“圆谷过来啦。”她一遍往桌上放水果一遍问候道。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回过头,看着宫野红了脸。

“志……志保姐姐好。”少年局促地不知该怎么摆放手脚。

宫野见怪不怪地笑了笑:“先吃点水果。还有——”她...

【新志】下一站天国(下)

07

John的天才类型,真的是让宫野不能更喜欢。

这世界,天才也分种类,有的是勤能补拙,有的是有才而机敏,还有的,是灵感如坏掉的水龙头里滴的水,堵也堵不住。

宫野自诩是后者,而她从美国回日本又回到美国后,终于遇见了第二个。

遇见John前,她惴惴难安。脑子里奔走的东西太多,不交付出来仿佛就亏欠了世界什么。她凭着这一个念头浑浑噩噩地过活,上班,加班,要么就是无聊地闲逛,睡觉。唯一算得上有趣的事情是工藤给她发消息。可逐渐地工藤发来越来越多的对爱情与婚姻的思考以及藏也藏不住的惨淡生活,没结婚是这样,结了婚还是这样,她看烦了,这唯一算是点乐子的消遣也被剥夺了。

然后她到了美国,然后她遇见了...

【新志】下一站天国(上)

警告:不是HE。主要角色死亡。

以及,后半部分等我考完了再更。


01

“博士,我来啦。”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高瘦的身影探进来。

病床上的老人隔着氧气罩对进来的人笑了笑。

“新一,今天事情不多吗?“

“不多。“工藤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坐。”我刚刚进走廊的时候碰到井田了,就先让他回去了,我今晚陪您。“

“唉,你这孩子。“博士乐呵呵地责怪他,”你好不容易提前下了班,怎么不休息休息,反倒来陪我这个老头子。“

工藤嬉皮笑脸地说:“您这说的哪儿的话。我在这儿呆着还更自在呢,回去了,还要听小野唠叨我。”

博士责怪般的看了一眼他,但眼睛里的笑意却没藏住:“你就是仗着自己结婚了,把人追到手...

【新志】Poem番外 暗涌

BGM: 暗涌——王菲


--
开始,宫野并没有刻意告诉工藤什么。
可他,也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
而宫野是如何知道工藤知道了的事呢?
因为有一天,她突然意识到,工藤不再管她喝酒的事了。
而对此,宫野并不打算去做什么。
她没打算遮掩,更没打算隐瞒。知道就知道了吧。随他吧。
或许也就省得她去找借口为自己解释了。

--
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结果,隔了两个月,她过生日,工藤送了她一箱红酒。
那天她本就累得要死,半夜三更总算爬回了家,又因为工藤为她准备的庆生惊喜而多熬了两个小时,根本无暇顾及到家里多了什么东西。到了第二天下午一点,她自昏睡中醒来,挣扎着起了床,才发现客厅里多了个箱子。
而...

【新志】《似水流年》番外 小甜饼

这个时候了,考完的考完了,没考的还在复习,苦逼的还在苦逼着,写个小甜饼自我安慰一下

江户川在国立大学呆到第二年,找了个女朋友。
那女朋友是个中国妹子,黑长直,心思细腻,善解人意,开朗大方,总之是个不错的人。
宫野见过他的女朋友,嘻嘻哈哈跟着打了个招呼,心里想:
这个人我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于是她找了个江户川独处的时候将他约了出来,试探道:
“江户川小友,你当初在东京也是呆了一阵子的。”
江户川点头:“是呀。”
“你那一个月,在东京,在米花郡,都做了什么来着?”
江户川一头雾水:“熟悉熟悉我以前呆过的地方?”
宫野放弃了对江户川拐弯抹角地说话,打了一发直球:
“你还记得你有个青梅竹马吗?”
江户川理所应当地回答道:“...

【新志(内涵警告)】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


BGM(请一定要听)《似水流年》梅艳芳


警告:

失忆!平凡人!工藤

此篇故事没头没尾的


00


“望着海一片,满怀倦,无泪也无言。”

——《似水流年》


01


宫野正欲睡下,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看了眼来电人的名字,便接了起来。

“喂?”

工藤在那厢说:“嗨。”

她推开旅店的窗子,窗下是一条幽静的河。

“嗯。怎么了?”她靠在窗边问。

“没事。突然闲了下来……”电话的那端传来工藤含糊不清的声音,也不知他现在是在做什么。但是背景是静的,...

【新志友情向|伪古风|架空】Centuries 全文完

Centuries


00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孟子》


01

平成二十三年,秋。

江面雨雾朦胧。

女子坐在船头,抱着琴,时断时续地拨弄。

她在等。


一白鸽有气无力地振着羽翼,朝这叶扁舟扑腾。

女子将琴放置在一旁,四顾,选了捆扎船帆剩余的麻绳。她手握麻绳的中间,轻振手腕,麻绳随之荡出去,那力道刚好能揽过那只疲惫的飞鸽。


她带着飞鸽腿上绑着的书信进了船舱。

船舱中的男子放下手里的书:“你的心不静,本就不适宜练琴。”

女子未置一词,把手里的纸条递给那男子。

“花江入仕了。”她安静...

评予Eternal Ring

当初您说您所预想的就是这个梗的时候,我也超级惊讶,真的,我这么写完全是处于一时的灵感与各种阴差阳错的因素,事实上我甚至以为我写得有点跑题了(捂脸)。完全想象不到,就这种微弱的联系都能达成巧合。

对。工藤这样的人,他太优秀而耀眼了,可能他什么都预料到过,唯独不曾想过自己会很早地死去,因为他拥有太美好的未来了,所以我想这对工藤而言是很难接受的。而宫野不一样,我觉得她在这方面能看得开,这个世界上,她没有亲人,有工作,但毕竟科研是无论如何都会进步的,不缺她一个,所以这点也没太大的顾虑。她能看得开,就是因为她除了工藤几乎无所留恋,她没有任何去死的打算,但是对活不长倒也没什么怨念。

服部那里,我在想,...

工藤赶着去破案,就是怕时日无多,来不及做这些事。
但是之前宫野已经说过:“你这样忙,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事做。”
他甚至不太清楚为什么要赶着去破案。有些事件需要他,有些事不用的。
他只是没办法应对自己会很早死去的事实。又因为破案是正确的,符合他的观念,他就去做了,并且认为用这种方式避免思考是可行的。
他不求名,不求利,不求爱情,不求享乐,能活多久,现阶段只是意味着他能处理多少案件。所以宫野其实是在问:“能活多久对现在这样的你真的有意义吗?”
这个问题也包括她自己,而对于她而言,活很久,或者生命短暂,都是无所谓的。她明白自己在活什么,而工藤不明白。
而工藤听懂了宫野的问题,并且考虑到他说过,案子都是这样子,莫名...

【新志】Eternal Ring的番外

工藤与宫野都算得上好脾气的人。
按理说,两个好脾气的人在一起是吵不起来的。
可是,俗话说,日久生情,日久生恨,七年之痒………(?)
这两个心里有火的人已经快将吵架吵成另一种日常。

第一次大吵是工藤回归侦探生活三个月之后。
他同时为两件东京与冲绳的两件大案奔波,又接了桩私人案件,并顺藤摸瓜发现了另一桩大案。
当时媒体是这么报道的:工藤新一在一星期内侦破三起重大刑事案件。他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他仍旧是日本的救世主。
可谓是对所有怀疑他能力的人的最出色的反驳。
而宫野知道,工藤刚一回自己一个星期没进过的家,直接晕倒在门口。
当晚她叫了救护车,工藤被送入急诊,经过了一番抢救才醒过来。
宫野是他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人。
她直接...

【新志】Eternal Ring

BGM:Eternal Ring


 @越晖 这位太太点的梗。我依稀记得是“工藤直接被录用而宫野是他的助手”?我去翻原评论结果发现已经找不到惹。所以,假装是这个吧(。)


00

工藤,时间对我们而言,还有意义吗?


01

平成年代结束后的那年,工藤新一回归侦探生活。


02

服部大学正式毕业的那一天,他请旧友一起吃饭。

工藤去了,宫野也跟着他去了。

服部在餐桌上怀缅自己四年大学生涯:

“——仿佛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在做实验、写实验报告,剩下一小半准备毕业论文。”

工藤哈哈笑起来,酒精在他的面颊上涂了一层红。

黑...

评予《人如何逃脱自己的影子?》

我……我不知该说什么了
您所评的每一句话都正是我试图写出来的

才华,黑暗,单恋,友情,这是我当下想到的新志的四个元素
才华贯穿始终,黑暗的影子自过去投射过来,单恋是过去的事,友情属于现在与未来

很惊讶您最喜欢的原来是《只爱陌生人》……在我自己看来,那篇文有点阴郁了。写的时候就有些沉重。。

您觉得这篇文比较轻松真的太好了。好多小伙伴觉得虐… (我原本自认为良好?(原本是搞笑来的?(看过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点自我怀疑了……

以及关于您对我的评论…… 我写文,说白了,一方面是有东西想说,另一方面就是想看到大家的评论。而您的评论…… 您知我心。因为这些文章而遇见您,而产生交流,是我的至幸。也是非常非常感激您了。

看到此...

【新志|音乐剧梗番外】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宫野到达哈佛研究所的那天,她的同事、上司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工作人员,都找了各种借口问她:
“你是那个宫野志保吗?你能帮我签个名吗?能帮我找工藤新一签个名吗?”
宫野:???

工藤新一到达FBI总部后几个月,好几位探长轮番前来向他暗示:
咱们调查局年末要搞个庆祝活动啦,你介不介意来表演个节目?
工藤:???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为提出这些不情之请找借口),宫野与工藤的同事纷纷表达:
《织田信长》这部剧太火啦,买不到票呀,票价太高啦……云云。

于是,宫野达到工作岗位的一个星期后,她给工藤发消息说: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不料工藤也回复道:我也想跟你说个事儿。

宫野:……
工藤:……

他们二人同时说:你先说。

于是工藤说了:怎么才...

【新志|音乐剧梗】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25日修订)

 @青瓷马克杯 这位小天使点的梗。


又名《人如何逃脱自己的影子?


虽然本文写的是音乐剧相关,但没看过音乐剧的并不妨碍阅读。

不了解织田信长其人也不妨碍阅读,毕竟我也只是在写文的时候现查了一些资料。


名词解释:

百老汇:Broadway,直译就是‘宽街’。

SD:就是指Stage Door。演员演出结束后会从(所谓的)自己的通道离开,而观众一般知道这个通道是哪里,于是会在这个通道堵门,求签名等,如果愿意给观众签名的演员就会从这个通道出来。

《织田信长》与工藤新一的经历:借鉴了《Hamilton》与林聚聚。不懂这个...

©Oura
Powered by LOF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