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我其实是混欧美圈的(。
小号是Sofriii,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评《骑士回忆录》25~27

 以下引用语段皆出自  @evageen其他同人  太太的《骑士回忆录》

http://evagreenother.lofter.com/post/1d494267_f71757e

 

 

 

“我猜想你父亲会对伯爵的伤势提出疑问。”国王并不回答,只是继续吩咐:“而你明天要去摩纳哥。我们不希望亲王娶你当儿媳之前对你的品行质疑,更不希望你父亲不高兴,对不对?[a1] ”


 [a1]陛下忽悠情人这么熟练,除了天赋异禀(。)是不是一直拿弟弟练手的原因。。。

卡特琳瞥了一眼洛林[a1] ,“假如我能斗胆,陛下,我想要的是亨利埃塔公主身边的职位。”

 [a1]这姑娘当真陛下骑士都想要啊(开玩笑的)

是不是因为好不容易和洛林混熟想到他身边有个照应?

 

“你想让罗昂为我当替罪羊[a1] ?”殿下问,“这是你的一贯做法?你觉得这么做对罗昂公平,还是当你的朋友就得用牺牲名誉来做代价?”

 [a1]躺枪的罗昂,剧里为了去保护大殿下也错失了一个好职位,感觉比起陛下罗昂会更想先弄死大殿下才是(雾)

 

洛林在他的手指面前倒退了两步,飞快[a1] 站到殿下身后。

 [a1]唉,不成器的骑士,太怂了

 

 

公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我呢?我的名声呢?你当我是你弟弟吗?[a1] ”

“你的名声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国王冷漠的评论。“我知道罗昂会无条件的服从我,可是你呢?这就是朋友和弟弟的差别吗[a2] ?”


 [a1]利用自家弟弟用得毫不手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吗陛下?)

 [a2]虽说是激将法,但这话说得真狠。。。陛下你这样立flag是会倒的

 

“菲利普,你听我说……”路易一把抓住弟弟的手,“在这样的这时候,我需要你……你为我做的这些,我不会忘……[a1] ”

别像对待那个女人一样对待我![a2] ”殿下猛的甩掉了国王的手,怒气冲冲的打开卡特琳刚才走出去的那扇门,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a1]陛下这句当真没有说服力。。。很敷衍。。

 [a2]殿下真是一眼看出陛下和卡特琳的关系。。

 

 

 

“陛下,请您跟我走。”亚历山大·邦当只是瞥了一眼躺在地上衣服染血的吉什伯爵,表情镇定,仿佛只看见空气一样[a1] 。

 


 [a1]哈哈哈邦当爸爸眼里只有陛下

 

 

 

 

你今晚显得挺安静的[a1] ,骑士。”国王突然开口跟他说话。“你就没话要说吗?”


 [a1]哈哈哈哈哈哈吐槽骑士的话唠属性

 

 

 

“这可以是计划的好几个步骤。”他说,“先是马车,然后是运河。显然,这计划还分为几条不同的途径:伯爵,神父,他们的作用是一样的。尼古拉·富凯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但他错就错在选择了我最不喜欢的方式[a1] ……说起来,他跟你有这个共同点,骑士。”

 


 [a1]对谁都最不该对王弟下手。。殿下当真是陛下的逆鳞,看起来是最好攻略,但最触碰不得

 

 

“您弟弟从没说过您一句坏话,陛下!”[a1] 


 [a1]骑士是如何从现在这样知道殿下受不得听陛下的坏话发展到敢吐槽陛下敢怂恿殿下多惦记惦记王位的呢。。。

 

“我应该把你扔进巴士底,而不是罗昂。”国王咬牙切齿的说,“可惜的是我偏偏不能这么做,因为我弟弟现在需要你[a1] 。”

 [a1]陛下内心:当初就一个不留神!留下了这么一个祸害!

 

 

出乎意料的,国王并没有拒绝侍从的搀扶。他握住了邦当的手,对洛林瞥了最后一眼。

“滚,别再跟着我了。”他命令,“到我弟弟那里去。[a1] ”


 [a1]只怕在陛下眼里此时骑士相当于是死的,如同给好酒的失意人送上酒的安慰。。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卡特琳·德·佳门的房间里[a1] ?”殿下气冲冲的问。


 [a1]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挺严重的,再发展发展就会成为“卡特琳有那么好吗?为什么把我哥哥和我男朋友(不是)都给策反了?”

 

“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你这样的特权[a1] ,菲利普。”洛林轻柔爱抚着情人的头发。


 [a1]殿下真的有特权,被全法国最有权有钱的人护着,除了一直被压制的地位问题,最操心的大概就是感情问题了。

 

“也许。”洛林回答,“但你也同样不知道你有自己有多幸运,我亲爱的。你总在抱怨,却从不意识到,你无法接受的其实是你自己[a1]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a1]?是说殿下不肯认命不愿与现实妥协?

 

“你能让我忘记吗?”国王的弟弟变得急促的呼吸声,一阵阵在他脖子边上吹着。

“不亲爱的,我只想让你牢记。”洛林回答,“因为一切属于你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是最为美好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在为了你犯错,而你总有机会抱怨我们。可是亲爱的,你永远,永远都不要怀疑……我们到底有多爱你。”[a1] 洛林低头吻了他。


 [a1]我会认为这是骑士在殿下心里站稳情人第一位(当然不算他哥)的标志。和陛下被列为同列了。

骑士的这个视角真好,拥有第一手兄弟组的消息,只可惜是个拆cp的(开玩笑)

 

他“噗”的一口吐掉了酸酸[a1] 的葡萄,打了一个响指。


 [a1]哈哈哈。嘴里是酸的,心里也是酸的

 

洛林正准备用不怎么引人注目的姿势从窗框上爬下来,冷不防听见第一侍从提到自己,心里一慌,没来得及捂住被风吹起的衬衣下摆[a1] 。


 [a1]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洛林入镜,这个画面太喜感了

 

“但是查尔斯与我在这件事上观点是一致的,英国和法国之间的联姻刻不容缓。”国王说着,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向她,整个欢迎队伍也因此不得不停在王宫宽大的门廊中间[a1] 


 [a1]哈哈哈这里好还原,仗着自己是国王所有人必须从后面等着

 

 

 

“真的?”洛林问,“跟王后?您跟王后能互相听懂——我是说,有多少共同话题呢?莫非是她一直在给您吃巧克力和西班牙柑橘?哦,恕我糊涂,现在橘子早就没了,也就是说她一直在给您塞巧克力咯?[a1] ”

 


 [a1]骑士真的没把王后放在眼里啊(你会后悔的)

 

 

洛林带她来到殿下寝殿边上的那套房间里。里面的物品大多数是国王送的,其中有一个化妆柜子[a1] ,非常精致,乳白的底色,描绘着细致璀璨的图案花纹,亨利埃塔爱不释手的欣赏了老半天。

 [a1]这柜子真的很抢镜,在另一篇同人里也看到提过

 

 

 

他们在这画里真是可爱!我曾经向他们两人分别要过,那时候谁都不肯给我,现在菲利普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a1] ”


 [a1]感觉这里有点象征意味。把画着兄弟俩的画给了Henriette——法兰西不再有公主了

 

也是这个时候他发现亨利埃塔正坐在洛林对面,刚才被洛林面前的椅子挡住了[a1] 。

 [a1]三人组的开始。。。Henriette太好欺负了。。

 

 

他的表情像是小孩子犯了错,亨利埃塔不好拒绝。[a1] “你要跟我聊什么?你不累吗?”

“没有,我不累。”他勉强笑,“你哥哥查尔斯好吗?他还是'米内特,米内特'的叫你吗?”

亨利埃塔抬起眼睛看着他。“他还是那样叫我。但他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她说,“我猜想,当国王的人可能都差不多。你注意到你自己哥哥瘦了很多吗[a2] ?”


 [a1]这时二人关系还很。。拘谨。。客气。。单纯。。毕竟还没到后面习惯老婆和哥哥上床习惯老公在自己面前出轨加出柜的时候。。

 [a2]没事放心,以后会吃会来的。。。。

 

 

“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亨利埃塔放低声音问洛林。

“我是在好意提醒您,不要在这种小问题上让殿下难堪。”洛林也压低声音回答她。[a1] 

 


 [a1]这种既视感,突然觉得这二人在一起“勾心斗角”也好萌

 

 

国王的弟弟咬了咬嘴唇,朝亨利埃塔看了一眼,见她眼里似乎含着泪花[a1] ,颇有些不忍心。


 [a1]这倒是能更好地解释剧里Henriette对侍女问题的介意。。话说骑士真是喜欢对她的侍女下手

 

“你当然不知道。你以为我成天无所事事,除了花你的钱什么也不会[a1] 。是啊,我承认我这个人名声是不怎么样,也不值得人家信赖,可我……”

“可你是唯一最在乎我的。”殿下一下子吻住了他,不让他继续唠叨抱怨了。[a2] 


 [a1]不知为何我总是时常忘记殿下很有钱很有钱的事实。。。。

 [a2]最在乎的和唯一在乎的,这二人真谁也离不开谁

 

 

“胡说八道,”国王笑着走到窗前看了看,“我不会让它下雨的[a1] ,走吧,亨利埃塔,去看看我们新种的橘子园。”

亨利埃塔走在国王兄弟两人中间,一边挽着他们一条胳膊[a2] 。不论她是否还记得昨晚的不愉快,她现在并没有在国王面前表现出来,相反的,她竭力在微笑着。

“我真希望王后的身体能好一点。”她说,“这样她就能跟我们一起多消磨一点时间了。”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路易说,“你是特别的,我从不见你因为天气阴沉就不出门。”

“您不是保证过不下雨吗?”亨利埃塔笑。

“让我们期待他能遵守诺言。”菲利普插嘴。

 [a1]这话很路易十四

 [a2]虽然小天使人生其实也很悲惨,但从局外人(其实就是迷妹)的角度看,她好幸福嗷嗷嗷嗷嗷哦嗷嗷嗷

 

 

 

刚准备走过去替公爵把树叶弄掉,却不料被国王抢先了一步[a1] 。


 [a1]陛下没去看美丽的Henriette,而是一直在盯弟弟看吧。陛下,何苦呢

 

 

 

“快下雨了,我究竟需要告诉你多少次,你不能对天气下命令。”国王的弟弟说。[a1] 

 

“昨天在子爵堡过得愉快吗?”国王转移了话题。

 

“我还在想你能忍多久不问这个问题。”殿下笑了一下,“一切都好,他什么都没怀疑。事实上,只要我在,他根本就不关心倒霉的伯爵究竟发生了什么[a2] 。”

 

“这是我所预料的。”国王评论。

 

“那么罗昂在巴士底愉快吗?”公爵反过来问。[a3] 

 

“这事你用不着过问。”

 

“真的?我还以为我最近跟他关系有点亲近呢。”殿下说,“也许我应该当着人对你大发一通脾气,逼你放罗昂出来,这样子难道不是更为合理吗?”

 

“通常丑闻过后,当事人就会互相回避对方。”国王冷淡的评论。[a4] 

 

“你对丑闻还真够熟悉的。”菲利普讽刺的说。

 

国王没有马上回答,他转过头去看拉着侍女的手走在前面的亨利埃塔。她依然在微笑着。[a5] 

 

隔了片刻,国王重新开口,他的语气变得有点沉重了。“菲利普,大多数人都比你更懂得忍耐。”

 

这显然是一句指责的话,洛林清楚的看到殿下拉长了嘴角。

 

“你知道一个人能做出几个一辈子的承诺,弟弟?”国王问,“像婚姻那样的,也许只有一个。你以为,她做出这个决定仅仅因为你说的那几句话,或是你所知道的那个单纯的理由?你以为,自我牺牲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一刻反悔,那一刻懊恼?[a6] 假如你总是故意去找委屈的理由,我不否认你可以找到十个,甚至二十个。可这又能改变什么?我们所生存的世界跟你梦想中的那个世界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a7] 我跟你,我们面前有全世界的敌人,他们阻挡着我们,随时随地都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因此,现在我们只能忍耐,忍耐的等待,你懂吗?”

 

菲利普低着头[a8] ,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鞋尖,他出门时没来得及换靴子,泥泞的果园泥土已经毁了他漂亮的鞋。

 

“等待什么?”他低声的问。

 

“有一天我打败全世界。”他的哥哥回答他。[a9] 

 

殿下抬起头,眨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的,望着天空。

 

“还是会下雨的,不论你怎么试图说服我。”他说着,转身离开。[a10] 

 

国王望着他走掉,并没有出言阻止。[a11] 

 

****

 


 [a1]这一章虽然没有提回忆,但满满的回忆杀的感觉。

太太的兄弟cp怎么不明显?兄弟一出场立刻霸占了最美的场景,最具戏剧性的情节,以及最虐的点。。就仿佛骑士部分霸占了胶带,但陛下部分霸占了滤镜和特写。

 [a2]殿下的魅力。。(殿下一出马就没有收复不了的男人)

 [a3]兄弟斗嘴的这部分也超级有爱

 [a4]生出了个脑洞,也许陛下是怕殿下又收服了一位,和罗昂真又发生点什么。。

 [a5]Henriette真的很能忍耐。。。大概是地位和身份的原因,在剧里多少能够独善其身,但多少也还是她善良不惹事,被激怒了也忍着(最不济去陛下那里吹枕边风。。)

 [a6]在这里赞同陛下的观点,二夫人嫁过来就是一辈子都要待在殿下身边了,然而殿下仍旧闹小脾气,倒是二夫人是积极解决问题的那个。

 [a7]陛下,这也是你们惯着宠着让殿下不需多考虑政治的原因呀。

 [a8]有点被说中的理亏,有点习惯性不服

 [a9]“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不对)”

 [a10]路易十四想要成为欧洲的霸主,解决内忧外患,让自己想做什么做什么,这方面,他是理想主义者的那个。少年轻狂,这话放在这位年轻君主身上同样贴切。陛下想要通过“打败全世界”让弟弟不必忍耐更多,着实令人感动。

但兄弟间的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这是此处的虐点。“还是会下雨的”,兄弟还是兄弟,你们心里最想得到的,还是得不到。

 [a11]陛下此时在想什么,除了了解弟弟性格放他一人走掉,或许也是默认了殿下说的是事实?

 

 

 

“没有用的。”他说,“就算打败全世界也没有用,我永远也不能成为真的。”[a1] 

隔了一会,他看了看窗外,

“没有下雨,对不对?”他说。“真让人气恼,只要承诺不是对我[a2] 他就可以遵守。很久以前,他说要为法兰西公主的婚礼举办一场化装舞会。”

“在我心里你就是公主。”洛林说。

“可是法兰西并没有公主。即使她,也只能假装当三天,美好的时光是短暂的。”殿下感慨的说,“但无论如何,她值得他的承诺,因为她是个好人。不像我,既自私又任性。[a3] ”


 [a1]点名了兄弟组的核心虐点,兄弟关系。不仅如此,身在王室,还要相互提防。

 [a2]国王和王后的棋子吗

 [a3]抱住殿下大腿哭喊:殿下。这不是事实,你值得全世界人的爱。

 

 

“但是对于一个在乎你的人来说,这不一样。”洛林生气的反驳。

“我非得把什么都说出来吗?”殿下问,“你想逼我像个傻瓜一样,对你做个一辈子的承诺?”[a1] 

“为什么不?你从来没说过。”

殿下苦笑着,从背后抱住他。

“那你告诉我,要是我说了,我们俩个中间,谁可以去打败全世界呢?”[a2] 

“我们用不着啊。我们可以逃掉。逃得远远的。等圣克鲁造好了我们就走。”洛林说,“这样好吗?”

“圣克鲁三天之内是造不好的,小傻瓜。”公爵绕到他面前,“而三天之后,一切就太晚啦。”

[a3] 也许他说得对,洛林后来想。他觉得自己那时候真是愚蠢透了,就算没有圣克鲁,他们也应该逃去别的地方。因为三天之后,法兰西就再也没有公主了。[a4] 

 [a1]骑士的地位问题已经搞定,现在已经动辄到定终身了呀。。

 [a2]“哥哥,这明明是我为你打下的江山。(居然没有不对的地方)”两个都想做对方的白马王子的人。

 [a3]逃不开的命

 [a4]这句话简直可以拿这句话为小说分部了,第一部:殿下婚前的时光。没有踏进婚姻坟墓的自由黄金单身汉再也没有了。

 

评论(1)
热度(11)
  1. evagreenOur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vageen其他同人
    姑娘再次让我吃惊:我试图隐藏在兄弟关系线中的内容,几乎都没你挖掘出来啦! 我们两个中间,谁可以去打...
©Our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