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南山峨峨

【00Q】猫

我最爱的太太 @Ms.Sigerson 的点梗“我捡到了一只猫。”

太太您欠我一回酒,请您记住了。我要Both Rio And二锅头。



以下正文


 

Q不常做线上。

他是军需官,整个Q支部的头,等待他的事太多。设备研发与改进往往会占据他的全部时间,线上指导特工们——尤其是那些代号开头为00的麻烦之源——的工作,经常由他的手下来做。

Q支部里不缺天才。天才中的天才有更需要他们的地方。

只有极少数的情况,Q才会亲身上阵。或是极其紧要关头,或是,当下,这种研发周期的间歇,一年都可能碰不到一次的Q难得闲下来的时候。

他的工作是辅助009。

他的得力部下Larry全程跟进着007的任务。007这次的任务并不算困难,仿佛是MI6特意给他放的假,没有大规模爆炸与人员伤亡,没有报废的跑车与设备,一切顺遂地进行到尾声,007在以色列的酒吧喝完了酒。

Q紧盯着屏幕,009所在的这栋危楼的布局并不算困难,虽然他眼下被锁在了地下二楼,给他找出一条出路仍旧是轻而易举。Q甚至能一遍查看地图一遍听Larry做工作汇报。

“……其余的就没什么了。酒吧里有位女士来搭讪,不过依我看只是个普通女人。”

“嗯。”Q找到了两条通道。

“不过007拒绝了,他也是有意思,说什么‘我捡到了一只猫’——”

Q的手指停住了。

“‘那猫脾气不好,我得赶回去喂猫。’那女人就离开了。”

“嗯。”Q低头打量桌面上的显示屏,手指敲了几下,009在耳麦的那边不耐烦地催促着Q。

“009。”Q点开自己的话筒,“在你十一点钟方向的墙壁里有个被砌进墙的排污口,从那里出去。”

Larry转过头看了看屏幕,又转回来看他,他看着建筑蓝图上标明的另一条排风口通道,敲了下键盘,关闭了这个窗口。

Larry移开视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James Bond隔天回了MI6,他进入这栋新大楼的第一件事,不是去向M报到,而是去Q支部归还装备。

他还没走进Q支部的门,里面的就有个技术员推门而出。这个人Bond认识,她叫Liz,是个顶尖的黑客。

“来找Q?”Liz看到Bond停下了脚步。

Bond笑着点了点头。

“他不在里面。现在应该还在射击场。测试新手枪。”Liz说着比划了一下。

“多谢。”Bond颔首,手里仍旧拿着Q交给他的精妙装备,转身朝电梯间走去。

 

Q正在射击场试子弹。

那子弹,是他们部门新改造的一个小玩意儿,里面装着定位系统,能够在一米误差内射中目标身上的感应器,以防高速运动下的瞄准失误。

不是什么超赞的玩意儿,但他很想亲自测试一下。

Q不擅长格斗——拜托,他来应聘时MI6给出的工作列表里并没有“出外勤”这一项——枪法一般,他能射中靶,但射中的部位时常偏离靶心,倒也确实适合这项工作。

 

有人来了。

他的枪装了消音器,场地里只有他一个人,静寂衬得来人的脚步声很明显,然而,放在他所在的工作环境背景下,很可能,这脚步声是刻意踏给他听的。

他转过身,胳膊没有放下,在撇到来者的一头金色短发时,他开了枪。

子弹在007头的右方擦过,勉力向靶心偏移,最终还是刻进他身后的吸音墙壁上。

“你没有躲。”Q松开手,枪绕着他的手指垂下头。他偏着头,对Bond说道。

“你不会射中我。”Bond镇定地走上前去,仿佛刚刚命悬一线的不是他。

他淡淡地看着Bond,低头将枪放回盒子里:“我可不信任我的枪法。”

“我信任你。”Bond说,他把迷你通话设备放在Q身旁的桌子上,“我来还装备。”

Q单肩背起放置枪与子弹的箱子,眯了眯眼,最终还是伸手接了过去。

“很好,这次的装备完好无损,希望你把这个习惯能坚持下去。”他扫了眼手里的器材,便把它收进大衣的侧兜里,没等Bond的回复,率先向射击场的大门走去。

“Q。”Bond拉住了他的胳膊。他用力不大,Q却被留住了。

“嗯?”Q抽回胳膊,转过身,看他。

“我听说009在你的指引下被迫钻了下水道。”

Q挑了挑眉:“你也想钻?”

Bond笑了:“我猜,这是因为我做了什么。”

Q一手攥住背包的袋子,一手插兜,没有说话。

他的绿眼睛里面是浩然林海,风来了,树冠泛起波浪。

他没有答复,也没有否定。他径直走了。

 

009回到MI6的那天晚上,Q刚连着值完两天班,他没有等这位从下水道爬出来的明星特工回归的胜状,径自回了家。

Q累极了,他刚刚完成一项极其考验人神经纤细程度的实验,进了家门后把外套与背包往衣架上一搭,便靠着墙壁滑坐到门廊与客厅交汇处的地板上,再也不愿意动了。

Alberto悄然无息地从客厅的黑暗里探过来,那双泛光的眼睛莹莹地由远及近,最终,他灵巧地窜进Q的怀里。

Q抱住他,挠了挠他的额头,问道:“Fleming呢?”他没指望从一只猫那里要来答案。Fleming可能钻到哪里睡了。

他不再去找,只是怀抱着猫,靠着墙壁静静地坐着,他的手机在振,他费力的从兜里翻出来查看消息,原来只是条公寓水费的缴费提示,他把手机往身旁一扔,眼皮沉沉地降下来。黑暗征服了门廊处唯一的灯光。

 

次日,Q醒来,他用被子将自己围成茧,迷迷糊糊地又躺了十来分钟,大脑才逐渐清明。

他意识到自己躺回了床上,腰背与颈椎并没有遭受在地上坐卧过久并发的酸痛,空气里隐约烘烤面包的香气打破了他“可能是梦游”的最后一丝幻想。

 

他推开被子,发现自己还穿着前一晚的那身毛衣与牛仔裤。他赤着脚走出卧室,发现Bond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咖啡,Fleming枕着他的脚,白色的绒毛在日照下发着光。这时,Bond闻声已经抬起了头。

“早安。我给你买了可颂面包。Fleming与Alberto的猫砂也已经彻底换过了。”

Q皱了皱鼻子,他的一头黑色卷发还因为一夜睡眠而向四面八方乱翘。足量的休息与清晨的阳光足以柔软任何人的心,他只是说:“我不是你捡到的猫。”

温和的光线下,Bond眼角与嘴边的皱纹溢开了温柔的暖意:“你不是。是你捡到了我,而你是我最爱的那只。”



——End——

评论(8)
热度(157)
©Our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