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我其实是混欧美圈的(。
小号是Sofriii,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柯哀同人】Quizas, Quizas, Quizas. 06

(后半)章BGM: Ave Maria -- libera


06

 

宫野走进一楼的卫生间,发现工藤已经为她备好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她倒也不客气地用了起来。洗漱完,她拿毛巾冰镇了一会儿眼睛,看到眼睛仍旧肿的不成样子,干脆放弃了这种徒劳之功,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踌躇了会儿,走回餐厅。

工藤换了身家居服,地上的玻璃碎碴已经收拾了,正在为两人倒牛奶。“没有咖啡?”她的视线往厨房那边飘,嗓子还是哑得不成样子。

工藤道:“先凑乎喝点,一会儿再去睡一觉。”

宫野谨慎地看着杯口还在飘散的热气:“你这牛奶……什么时候的?”

工藤抗议道:“是新的,还没坏!我好歹自己住了这么多年……”

“好吧。谢谢您,有劳您费心了。”宫野入座,扫视桌子上的早餐:“我没想到您居然会做饭,”桌子上摆着烤饼,疑似枫糖浆一样的酱,煎鸡蛋,烤面包片,量都不多,但种类甚是丰盛,甚至还有拌的沙拉——“还是西式早餐——”

工藤挠挠头:“我只会做这种早餐,再复杂的就要吃外卖了。”

宫野志保“哦”了一声,满意地叹道:“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工藤新一。”

 

虽然工藤新一怕不和她的口味,煞费苦心地准备了多种样式的饭,但宫野还是没什么胃口,草草地吃了点,算是对工藤的用心的一个交代。她睡的太少,酒意还没完全过去,又大哭了一通,此刻的疲惫从心里流出来,入到骨子里。她把餐盘一推,趴了下去。迷迷糊糊地想,如果这辈子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你睡了多久?”她问道。

工藤加的第一片面包片还剩两口,被可怜巴巴地遗弃了,他已经开始用筷子头拨弄加到自己碟子里的沙拉块:“眯了一会儿。我喝的没你多。往常也是这个时候才睡,所以没那么困。”

话是这样说,声音却惫懒了。漫长的一夜过去后,他身上自从相遇起就无形存在的一种劲头已经消弭。

“明明是你在灌我。”她含糊不清地说道。

“好吧,我承认。”工藤也放低了声音。

宫野放任自己享受片刻这样的安逸,二人就静静地在餐厅里坐了一会儿,工藤甚至以为宫野睡着了。但她心里装着话,纵然疲惫至极,却仍旧吊着一颗心不肯就这么回到梦乡里去,她最终坐直了身子。

“嗯?”工藤懒懒地摊在椅子上,玩弄着手指。

宫野摇了摇头,道:“我在想——我人生的前二十多年都是在为生存而挣扎,等终于熬了过来,确保自己能活下去了,才发现我已经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一切。”

工藤略仰着头,熹微的光从他背后的窗户里斜斜地射进来,照出空气里慢慢悠悠漂浮着的灰尘。他的影子落在宫野的身上,神情模糊:“严格意义上说,你还有我这个朋友。兰也很关心你。”宫野注意到他提到毛利兰时声线并没有变化。“她时而向我问起你,还管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跟她说:‘你放心。她会好的。先给她一些时间。’”

想到毛利兰,宫野的神色温柔了起来,但她只说:“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工藤安静地说道:“我明白……会好的。你们最终都会适应的。你知道她的性格。而且我也知道你很喜欢她。”

宫野略过他的肩头,望着他身后的窗子,这一室光的来向,那是博士的家的方向:“哦,是吗。”

工藤闭上眼睛,停顿半晌才开口:“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在生活面前,我们一样的赤裸,都很无助,还很无知。

宫野听完他的话,安静地笑了起来,其间带着苦意,轻缓的满布她的面容,阳光这时已经漫过她的脸,为这个笑容镀上神圣的色彩。工藤正好睁开眼,见证了这个过程。宫野的蓝色眼睛直至看着他,颜色变得更浅,工藤在里面看到了被赐予的悲悯,看到了献上的屈服。

他感到自己在这双眼睛面前被剖开了心,狼狈不堪。

他突然觉得这个房间就像是告解室,二人之间的餐桌是那告解室里的隔断。

唯一不同的是,这隔断两头,坐着的都是备受煎熬的信徒。

“去睡吧。”她道。“我也累了。”

工藤新一无声地点头。整个人因为这一句话松散下来,困倦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他。






——TBC——

这次更新很短,但写得很艰难。写到这里想到一些事,于是重新修改了前几节,又重新写了这一节。

(这才是我真正的更新速度(捂脸,昨天一次发了那么多都是几天积累出来的(。

评论(2)
热度(35)
©Our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