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南山峨峨

【柯哀同人】Quizas, Quizas, Quizas. 00~01

BGM: Quizas, Quizas, Quizas.

Warning: 1. 友情向

                2. 很久没有看名侦探柯南了,可能有细节上的错误,也(有极大)可能会OOC。我写的大概只是我所想写的一个故事。

 

00

天刚蒙蒙亮,又下起了雨,到处是一片暗灰,雨珠顺着街道两旁涂了黑漆的铁栏杆与绿油油的树叶一路滑下,拍打上石板路,在不平整处汇出的水洼。时间尚早,路上还没有什么行人。咖啡店都还没有营业,只有二十四小时营业店面的招牌在这个灰蒙蒙的早晨坚挺地闪烁在冷空气里。几处酒吧的门口有嗨了通晓的人冒出头,看到外面的天气,有咒骂着缩了回去。


这个时候,宫野志保还缩在被窝里。她快醒了,身上盖的薄被已经踢得七七八八,但潜意识里还想继续睡下去,于是头磨蹭着柔软的枕头,一头乱发跟着抖动。她睡前留了半扇窗,一夜雨声就这么闯进了屋,搅得她原本就脆弱的睡眠更加不安稳,朦朦胧胧的些许微光已将她唤醒。


又过了五分钟,她受够了半睡不醒的状态,于是妥协,手肘撑着床把自己从被窝里拖起来。缺觉的后果紧跟着她起身的动作袭来,她的头昏昏沉沉,仿佛天花板与墙壁都恨不得要跟着晃动。按了下手机,屏幕亮起刺眼的光,又是不到四点。


醒得过早的后果是无事可做。幸而已经习惯。宫野去厨房为自己烧了壶咖啡,然后去洗漱。


重复着机械的刷牙动作的同时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发呆,镜子里照是一个苍白而瘦弱的女人,正看着镜外,宫野也看向她,两双布着血丝的蓝眼睛相互对望。


宫野吐掉泡沫,心情低沉一如平常。


她发了会儿呆,去客厅取茶几上的烟与打火机,而后步入阳台,打开窗,对着迎面的水汽点上烟。窗外阴沉的天空叫人更是心烦。


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将宫野志保从游神中唤醒。消息来自日本大名鼎鼎的推理小说作家,工藤新一。


她边走向厨房边解锁手机阅读消息:
“我遇到一个案子,已经解决了,凶手被戳穿之后劫了公交车,车上十四名乘客全部遇难。“


风起,吹起浅色的窗帘。煮好的咖啡香气充溢着光线暗淡的小公寓。宫野志保暗灭手机,端着咖啡打量自己这个隐秘的居所,踌躇不定。


或许,如果宁静本就是伪造出来的,那么即便被打破了也没什么可惜。


她最终解锁手机,生怕自己改变了主意,迅速打起字:“我这里放春假了,过几日就回日本。”

 

 

 

01

宫野顺着人潮走出到岗通道,在接机的人堆里扫视了很久,才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工藤新一算是名人了,但也这样轻易地被人潮淹没。他这时也看到了她,向她挥了挥手。她便走了过去。

算起来,她与工藤已经有近两年未见。上一次见面还是分别,她离开日本去英国,也是工藤送的她。

这么一想,她在日本也算呆了些年,到头来,与这个国家有联系的人,竟然只剩下一个。

两人见了面。工藤顺手接过宫野的一般行李。但毕竟分别了很久,网上联系密切,真见了到,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工藤新一还是那副样子。少年的面孔成熟了,轮廓愈见分明起来,比17岁那时的他更加耐看。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似乎他又长高了几分。二十六岁的男人还能再长高吗?又或许是他瘦了很多之后衬出来的。他脸上带着倦意,虽然带着笑,却没有那种开心的色彩。这使得他虽然穿着连帽衫,面相仍旧年轻,却不再会被错认为大学生。

“很久没见了。”工藤说道。他也在打量宫野。

“嗨。”宫野点点头,算是回复了,“我很好,你还好吗?”

工藤这下子是真心地笑了,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还行。刚交完稿,可以先休息三个星期,休息一下什么的。”

宫野也跟着笑起来:“拖稿大王。咱们怎么走?你还是没有车?”

“没有。”工藤新一虽然有着各种驾照,但仍旧是个无车族,日常步行,或者坐公交到处溜达。“地铁吧。”话音落下,他便带头拉起行李向地铁站走去:“晚上想吃什么?”

宫野志保这班飞机正好是下午到达机场,她对飞机上的配餐没什么兴趣,更是没胃口,就没有吃,这时也确实饿了。

“你请客?”宫野一手抄着兜,一手扶包,跟着并肩走去。

“我请我请。稿费到账了专程请你。”

“那就——去吃天妇罗。要吃贵的。”

工藤疑惑道:“我以为你对日式料理没什么兴趣?”

宫野答道:“先前在英国突然想吃日料,但总觉得那里做的口味不对。现在乍一想,倒确实很想吃这里的天妇罗。”

工藤回答:“那就去吃天妇罗。听你的。”

 

 

评论(3)
热度(31)
©Our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