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南山峨峨

如果我出本的话………

不好意思占了Tag,想调查一下,如果我新志本的话,有哪些小天使愿意买呢……
出本的话大概会重修很多文,可能会有新文也可能没有,但具体情况我还完全没有想过,这里只是先调查一下
(但虽然我调查了也并不是说就确实会出本了,只是问问

P.S. 欠了老野一篇G文,她随时可以来认领,发贴为证

本贴(?)挂到8月31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lof主太可爱了

我和我妈,真是,宛如孽缘
我真心不希望被生下来,被我妈生下来
昨天想了一晚上该怎么死才能减少负面影响
决定还是假装已经死掉了,这样才能活下来
今早醒来,第一个念头是,我还活着,操
没办法没办法
我现在也是有遗嘱的人了,莫名有了些活着的底气
最终的思考结果是,我应该尽早实现经济独立
只有这样才能提高生活质量

随便脑补了一下读研要读什么专业
历史?记性不行
哲学?逻辑思维能力不行

我还能干嘛,我是个废人了

我新换的这个药,特别酥,入口即化,掰成两半就掉渣
于是我在又一次掰药的时候,将它掰成渣渣了
现在一桌子白色粉末
用手一抹,这个粉更细了
(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吸管吸一吸试试
(。

吴邪在沙海(小说)里的精神状态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几乎疯了,狂躁,却理智,仿佛是吊着一口气去爬珠峰
三叔那个精神状态下写出来的这个吴邪,我猜测,是很多有病的人心里向往的
用那种不正常去争扎,去扑腾
不甘心,不认命,于是幻想能斗个鱼死网破,油尽灯枯换一场山火
光是看着,就觉得很爽

有一个梦想
写瓶邪同人
在开头致敬我那位单恋过的男神
(不存在的

可若

我17岁(大概?)时男神是研究生/博士生

他现在得多大了啊…………

岁月催人老(叹息

想过,养老的生活
假装自己死了
这样死几年
或许病好了
也就活回来了
(可能吗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下)


工藤的车无声无息的滑入了地下车库。

车库里有直通大厦的电梯,但他们都没有下车。

因为电梯的方向有人吵架。

“我天天,向你嘘寒问暖地问着!你呢?只知道嗯嗯啊啊!我让你为我做过什么吗?!你都放了假,我不过让你出来陪我过个节日,你还不乐意……”

听声音,比起两个人之间的争吵,倒更像单方面的宣泄。

心里有火啊。积得久了,爆发起来的阵仗是惊天动地的。

宫野让工藤关了空调,摇下了车窗。

原本断断续续的嘶吼变得更加清晰。

“你为什么不懂呢?!我爱你啊!你怎么就不关心呢?!你怎么就把我扔到一边对我不闻不问呢?!?!”

工藤悄声打趣:“想不到你还有这个爱好。”

宫野不声不响地摇上车...

再次不知该如何结尾
“有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还不够吗?”
“我这不是不够,是够够的了!”
心情如上

第一张图
说是走出非洲我也信的

昨天,清晨6点睡的,上午不到12点醒了
于是,昨天,不到傍晚6点又睡了
睡到今天清晨4点
是的,两大觉
怀疑自己是闲得没事儿倒时差玩
(并不是

甚至因闲得慌而打算去海边看个日出

“因为爱你哦,所以不在乎你还爱谁。”
看某小说时看到的

这也太
高端了吧

夜不能寐
辗转反侧
胡思乱想
猛然惊觉
“挫骨扬灰”
浪漫至极

就是:“挫骨扬灰”这个词,又浪漫,又壮烈,又悲惨,又利落。
死了,自然是要火化,但骨灰该如何处理?比较省事地直接扔垃圾桶里?撒进海里被卷入船桨和垃圾?埋在被污染得治无可治得土壤中当植物的肥料?又或是干脆撒到空中,熏死过路人?
但总归是死后的事了,死后我的身体早就与我无关,哪怕是给我抛尸到晦暗小巷里任我腐烂喂狗苍蝇与蛆虫,我都不管。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 (中)



工藤打量了一番宫野给他买的食物。
三明治,面包,火腿,果酱。
独自蜗居在家的最好伴侣。
他已经有两天没吃过饭了,饿到只差两眼一翻继续晕厥,却又嫌弃这些食物。
在FBI总部跟探员们熬夜时吃腻了。
好不容易回了家,想吃点好的。
于是给宫野发消息。
“今晚有空吗?出来吃饭呀。”
宫野隔了一会儿才回复。他已经用这段时间给自己烤了片面包,正在用餐刀给自己抹果酱。
“正在加班。昨天去接你请了个假,老板让我把耽误的工作给补回来。”
“大概七点半能做完。”
“今天是情人节,外面餐厅应该都挤满人了吧。”
工藤叼着面包片回复:
“我认识两家店老板,之前帮他们破过案子,你等会儿,我问问他们还有没有空位。”
果...

形容一下换药后前一个星期每天某几个高发小时的感受
每走一步都像踩了电门

【新志|七夕贺文】无字之书 (上)

七夕快到了,写篇贺文。

但反正七夕还早着呢,所以,想到一点就写一点,不用急(。

(其实就是混个更)


以下


无字之书



15年冬,东京下了场罕见的大雪。

航班滞留,高速封路,列车停运。

东京成了孤岛上的孤城。

如同白茫茫的由金属与混凝土堆叠出来的遗骸。


毫无目的的苦守比点灯熬油的查案更要磨人。

工藤从杜勒斯国际机场等了四天,坐了一天半的飞机。重归故土那一霎那,他只想被埋葬。

他麻木地取了行礼箱,走出通道,看到宫野站在通道的另一头。

她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其中一杯的杯口已经印上了唇印,另一杯的杯口还用透明胶带封着...

和我爸爸去KTV
虽然嗓子坏了(。瞎唱呗
然后他点了《Someone like you》
上次去我唱过这首,我以为这回是他想唱吧
结果他说是给我点的
我:……
虽然嗓子哑了之后唱起来很像
但是高音上不去呀
感觉挺有趣的

感冒了
热伤风,很久都没有这样生病,撕心裂肺地咳嗽,咳到我总觉得下一秒能咳出血,嗓子到了今天彻底哑了,基本上说不出话来
于是日常吃的药加上了感冒药和止咳的甘草片
好大一把,看起来很有分量

出自《世说新语·容止》
前后文都在说别人多么多么形貌昳丽
到了刘伶:丑
。。
这货就是格朗泰尔吧…………

求问首页
有什么非小说/剧本的书推荐吗
请不遗余力地开书单,越多越好(泥垢
(日常书荒求拯救

昨天看宁静的一个视频
于是想到了一个梗
新志的(其实也适合我新萌的另一对RPSCP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有空会写出来

?我仍旧在首页看不到我的更新?!?!
更了Quizas的番外,越晖太太的生贺!!!

【新志|生贺】(Quizas番外)生日歌

祝越晖太太@越晖 生日快乐。我也没什么擅长的,只能写篇小渣文给您……

宫野已经有几年没过过生日了。
生日这种事,有的人过了一定年龄,便不愿意过了,因为嫌弃,过一年,就是老了一岁。
宫野没有这种顾虑。她的人生前二十年,担心的不是过一天就老去一天,而是过一天就不知还有没有第二天。后来这种担心没有了,她倒也不再乎了。
年龄这种事,已经与她无关。
庆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既没有心情,也没有勇气。

宫野上一次过生日,是在博士的病房。
博士坚持要给她庆生,于是这位寿星提前一个月,在药物研究之余挤出了时间研究怎么才能尽可能做出含糖量最少的蛋糕,为了能也让博士能吃。
考虑到只有三个人在,一个月的成品...

关于我喝酒的问题
我确实迷恋那种喝酒后到感觉
但我是真心觉得自己没酒瘾
(不喝就不喝呗我照样丧着过日子呗
大夫跟我说,让你亲属来,来谈一下你酗酒的问题
我:那我的病呢?!?!
大夫:酒也过肝,你吃的那些药也过肝

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如果我内脏器官再出了什么问题,我还活吗
但是,我当时就想,我本来也不想活呀
我,至少现在的我,真不想活下去了
但是我又必须活下去,得照顾我爸妈
太难受了
太难受了
好死不如赖活
我知道这句话
但是
但是

我不愁什么
钱,学历,我都有,虽然不多
我能活下去
能好一些地活下去
但是
我不开心啊啊啊
我不是想不开的人
我想得开
我没有那么悲观
自己,家庭,社会,国家
我都想得开
但是我不开心
不开心
脑子不好用
真的不好用
最倚仗的东...

哦呦我的更新又被首页吞了
我写了个原创的小说叫近乎正常(。

【原创】近乎正常 一

近乎正常

(瞎写的流水账)


1

“你的家属呢?有没有陪同你过来?”

王静摇了摇头,辩解一样添了句:“我自己来的北京。之前的医生说不是必须陪同。”

带着眼镜的女大夫看她:“我就是医生。”

王静恼了,心里恼火,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继续窝在座椅上:“我是说之前的医生。”

女医生点了点头:“你可以考虑去加入一些,戒酒互助小组……”

戒酒互助小组?这不就是那个小说里头履戒屡败还要强撑的小组吗?王静疯狂摇头,弱弱地说了句:“我觉得我没有酒瘾……?”

医生问:“那你为什么喝酒?”

王静心虚地想了想怎么把这件事说明白,最终放弃了:“因为我觉得,喝了酒……会很好?”

医生说:“那你...

丧丧的人就是应该看甜甜的日常写丧丧的文呀!

【新志】无题小片段

1
宫野利落地摔开门。
她没去管关门的事,反正工藤正跟在她身后。
工藤大概是悄无声息地跟了进来。
不然她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呢。
她踢掉鞋,踢了脚地上的豆袋沙发,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那般绵软无力,她转身,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推到了地上。
工藤就静静站在门旁看她。
她在客厅里寻觅了一圈,将视野之内所有能摔的东西,烟灰缸,杯子,靠垫,所有的一切,摔了个遍。
终于没有可以扔的东西了。
她腿上一软,瘫坐在地上。
工藤碰了碰她。
她抬起眼,透过泪水看到他拿着一双拖鞋。
工藤说:“你光着脚,容易被划伤。”
她哽咽着接过拖鞋,放到一边,抱着膝埋头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新志】Quizas (下)

因为@Ms.Sigerson 太太说我写完了我的文她才愿意给我评
于是继续把这篇文写了下去
改了一下(上篇)的第六章,重写了第七章

以下正文

第七章
Alexander持枪指着他。
他说:“你以为除掉我们,这世界就太平了吗。”
工藤说:“做了总比不做好。”
Alexander说:“不。你看,这个世界,是被蛀虫啃食过的腐木,利益至上,什么公正,什么正义,都是逗小孩子的笑话。”
他开枪,他清楚地看着他的手指扣动扳机。
有人为他挡了枪。
是毛利兰。
他说:“你怎么过来了,你不该在这儿,我明明叫你走开了。”
毛利。说,去找Alexander,他能救我。
他惊慌地抬头去找Alexander,却发现,他...

©Oura
Powered by LOFTER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