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南山峨峨

学着英语的我突然想去学汉语言文学了
sigh

我所热爱的cp,都有很强的时段性。

((仅从我这大学几年所喜爱的cp上说,在我心里占据了很多个月的有梅林传奇的亚瑟*梅林,凡尔赛的路易十四*王弟菲利普,悲惨世界中的格朗泰尔*安灼拉,法扎中的萨列里*莫扎特,琅琊榜中的梅长苏*萧景琰。
还有很多因为圈冷而没能那么深入喜欢的cp,比如耶稣基督万世巨星中的犹大*耶稣,伪装者中的诚台于曼丽,蜘蛛侠·返校季中的铁人*小蜘蛛
更有我早很多年就入坑的cp,比如美国队长的美队*冬兵,钢铁侠中的贾维斯*铁人,或是哈利波特中的格林德沃*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哈利波特,又或者,盗墓笔记中的张起灵*吴邪))

但是我也有后悔入过的坑,去年的下半年是法扎,今年...

昨天随意翻到的,同人小说《移花接陆》中的一段
《北海道》中我想表达的,这几行字说尽了

【新志|quizas综合番外】再见北海道

@陈醉 太太的点梗。

大概,故事线按照Quizas*3来的,人设按照Quzias来的(好像没什么区别)。所以,就是这个系列的一个番外吧。

我也实在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是什么了,等我想明白我再改,先发出来。嗯。

以下正文

北海道。

北海道的冬季长又冷。

北海道人很少。

北海道很美。

工藤问她,为什么要去北海道,她是这样回答的。

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潜台词里却表露了出来。

“因为你不在北海道。”

和早些年比,宫野难得度过了几年安稳的生活。

工藤和他的读书清单较劲,她和学校里的老师们较劲。

没有伤亡,没有血与阴谋,没有阴谋与苦衷。

他们白天相见,晚上相见。有时候一起吃饭,...

我勒个去
今天大概也没有更新了
我的iPad坏掉了
我写的几千字几千字全变成乱码了

我写过,太多文了,以至于,想不起,某一篇文的设定是怎样
(于是不得不回顾)
可最可笑的是。我写了这么多文字,我几乎倾尽一切,写了这些文字,却很难得到赞同,得到共鸣
我感谢所有回复我的人,全心全意的感激,文字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恩之情
但是我仍旧无法看开,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这件事实
我付出了
我尝试过了
如果有人要看我写过的文,只要提出要求,我就愿意去完善
但是,几乎没人这样做

我爱过,我恨过,我欲罢不能,我无可奈何。

文字是我存在于世的唯一证明。
可它却得不到什么认可。
是我的错,我自己能力不足。
可我仍要,不满
就是不满
好多人,停留在二十岁前,天真的时光
而我明明写了,青春逝去后阴暗的面貌
我将立意立在了二十多岁,二十...

这一学年要考的试
雅思
GRE
法语公四
教师资格证(神他娘教师资格证)
我已经废了

最近收到的评论结尾都是"祝您健康快乐!"
谢谢大家了,你们真好
今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
嗯,愿大家都健康快乐!

【新志】魔幻现实主义损友

1

宫野志保向工藤新一提了很多次绝交。
太多次了。

第一次,她说,我不值得。
第二次,她说,我无药可救。
到了第三次,她开始无理取闹:你怎么还没放弃?

2

宫野与工藤的交情,可以算作孽缘。

最开始,有过一厢情愿的爱吧。但爱到无望以后,也就不再爱了。
她看他,如同他看她。
又怜悯,又仰望,又轻视。
什么都没了。浩浩然的虚无里,她在世界的一头,他在另一头。
可如果这世界再次泛滥起洪水,将一切文明淹没,在海底深处,总有一条隐约的羁绊,将他们二人相连。
说是羁绊,其实就是孽缘。

工藤说:“你真的无理取闹。”
很快,他又回复道:“你是又喝多了吗?”
他不等她回复,继续说:“酒是液体抑郁,从这个角度上讲,你应该少...

我是个死人了
半小时内,如果有人点梗,我就写
如果很多人(不可能的)我就选第一个点梗的人
题材与cp不限,但是必须是我知道的cp
如果没人点,我就写一篇我写过的文的番外了

到现在都很佩服自己能搞出来悲惨世界。
从一年前一句无心的提议,到以原著与音乐剧为底稿改编出来的剧本,到剪音频编辑音频,到一遍又一遍的排练,到自己置办制作道具戏服,到最后五十分钟时长的成品,第一场One Day More唱完,掌声雷动,第二场马吕斯与柯赛特对冉阿让的理解包容,全局结束,恰逢演出是6月6日,于是在全系的老师同学面前表达对街垒日牺牲的学生工人的致敬。
最难的是写剧本,最苦的是拉班里同学排练。全班就只有二十个人,四个男生(。)能唱的寥寥无几,男生来回来去的用,其余女生只要没有主要戏份的全都一人身兼数角色:官兵,学生,囚犯,受苦百姓…… 最搞笑的就是把大柯赛特与古费拉克安排成一个人演。
我很骄...

美宝莲出了一只色号叫金鱼花火的口红
颜色超级好看

在我读够一百本文学类书籍之前,我是不会再继续写小说的了
(那一天大概会很遥远,毕竟他们前面排着无数本,教科书(。

莫扎特小可爱的五部音乐作品推荐

(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让我给最能支撑我的人与事排序
在最内圈写了莫扎特的音乐,负罪感和我爸爸
于是想列一下我觉得,非常,可爱的,能在我丧到极致的时候拉我一把的音乐)

钢琴奏鸣曲:k.330 k.333 k.281(这个的第二乐章特别萌)
协奏曲:k.467(就是那部超级著名的第二十一号钢协)
k.299(长笛与竖琴协奏曲)

这些音乐不一定是纯粹喜气洋洋的音乐(不然就很多了),他们更像是,在表达欢快的源头,传递快乐的情绪,所以就,很有治愈力了
还有其他巨好听的各种情景的,和题目无关,暂且不表

笔译老师文学素养还不如我
(突然骄傲

说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我把包(里面除了纸巾和之外什么都没有)和外套放在了食堂的椅子上
等我买完饭回来,他们不见了



考虑到工藤和宫野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他们的聊天内容其实会很有趣,从中午吃什么聊到二十一世纪的首要问题,到大选,到这个季节该怎么养生(。
光这么想想就觉得很好玩(。

新志没什么可写的了,下一个想写的是Bondlock,觉得会很好玩很好玩,家庭伦理动作爱情动作爱情什么的
会很好玩的(。

【新志】S.O.S D'un terrien en detresse

黑暗组织被彻底告破后,他们仍旧没有获得A药的全部信息。
宫野,那个时候还是灰原,看了看手头现有的资料,说:“那我试试吧。”
试试,从头,推一遍A药的发明过程。

工藤被她拉去当壮丁。
这个任务的工作量太大。她又实在不放心将性质这么特殊的资料交付他人手里,想来想去,只能找工藤这个门外汉。
有那么半年,他们几乎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
一周有六天工作,一天休息,工作的时候,几乎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也就是那个时候,工藤在被强制性进行一番化学生物知识拔高后,看着宫野的草稿纸,意识到,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的天才。

工藤对宫野的第一印象,是她来自黑暗组织,危险,深不可测。
后来,认识得久了,共患难了成百上千次后,他觉...

文写出来了,只是大纲,也打算没办法细写了,所以不公开放,如果想看请私信邮箱吧。

“我的手指头死掉了。”
这是越辉的话,我也这样觉得。
死掉了,就不写了。嗯。

哈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留下你的评论,走进我的生活。

不瞒大家说,总跟我说话的那几个人,我连孙子婚礼在哪儿办都想完了

幻夜殘月:

我也好想要有評論,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3 」∠)_
↑((沒更新的人別說話!

篮子里的澜子:

没错,谁评论我,我们可以直接结婚
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

卿灯:

也是我。真的很喜欢评论了💕。

怀光:

是这样的。
如果收到长评,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

長幺:

是这样的……...

本来想写一篇新志文
然后想到,没人看呀
不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装一晚在这里生活

回学校更文

做了个梦
梦里和我亲爹当众顶撞,然后大概说了什么,最后说那好我去死了,继续杠,又因为仓促间觉得自己不想死,跑去跳海,然后被拦,挥舞道具剑拒绝被拦,然后冲突中被砍下了右胳膊,又慌又不甘心,最后随着水一起向瀑布那边坠落,听到同学跟我说,愿你走好rest in peace,我才发现我死了,我死前竟是这样的心态,不甘不愿地就死掉了
然后又梦到了其他的,现在醒来
头一次梦到自己死掉了,死掉的过程超级逼真,也是这个原因,头一次感到我不想那么死,竟然还是活着好
(那可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究竟是为什么天天晚上犯病要死要活一觉起来重新没事人一样吃早饭上课呢)
不去游泳了。去读书。感谢两位太太关心。谢谢(九十度鞠躬🙇

我和我爸爸的日常
我爸爸:保研!保研!卧槽我怎么还有一个表没填!?!?
我:大创!大创!卧槽我怎么论文题还没定?!?!
日渐头秃。

刚写完翻译作业,老师连前后文都没给,就直接在一篇散文里随便摘了不相关的几段让我们翻。
我:???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妈的,只想说,我一个D*ck都能给您翻出来十多个不同的版本,您就这么让我freestyle吗???

考验我和我老师关系的时候到了
要交翻译作业了
假如他批评我翻得不好,我就从此无视他
如果他说我翻得好,我就去抱他大腿
就是这样塑料师生情

不开心的话,就去吃一顿火锅
吃完了还不开心,那就再吃一顿
如果还不开心的话,那吃了总比没吃强呀
火锅治愈全人类

考试成绩出了
昨天就出了
阅读成绩吊炸天,我自己都震惊了
(不过也对得起我在AO3度过的光荣岁月
听力正常发挥,没什么可说的
口语和写作一塌糊涂,惨得我简直不知如何做人
由于平均分够了,我妈对我的说辞从安慰我我没准备直接去考的试变成了既然够了今年就别再考了给咱家省点钱哦乖
我:???
然后我的论文题目被我男神毙了,要重新选题
(不是毕业论文,我还小呢
妈个逼我这么多书白读了哦给我十天让我重选题臣妾做不到啊(手动再见

©Oura
Powered by LOFTER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