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a

我其实是混欧美圈的(。
小号是Sofriii,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给大家表演一个边喝边背英国史


英国国家概况是我上过的最迷的一门课,没有之一

写在最后

我不会再写了

这话我说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打脸

可我这次,真的不会再写了

先是没有时间,不出意外,我明年会去美国呆四五个月,期间还要准备我的法语公共四级考试(。)和GRE(。)于是我的学习负担真的挺重的。

然后便是,也没什么可写的了。更深的含义我无从挖掘,我所想到的已经写尽。对新志这个CP,我已经尽力了。

明年等我回来再做印调吧。出本很麻烦。况且没有什么人要。我倒不如找学校打印社给自己打个精美的小册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这么久,一直以来的喜欢与评论。大家,晚安。

我一直对自己写的东西不那么满意,嗯,但是ADDICTION是我最不满意的一篇。我一个直男同学,因为某些原因知道我的这篇文的存在,坚持要看,我说我不会写PWP,他看完之后说你确实不会写。

除了对这种压抑的PWP的不满,我还不是很喜欢这篇的设定,是的,想出这种设定的是我,讨厌它的也是我。太压抑了,太捆绑了,我甚至不敢深挖下去,因为这样文中的人和我谁都不好过。

于是我打算删文。感谢喜欢这篇的各位。超级感谢(九十度角鞠躬🙇

感慨一下

我挺喜欢老胡的(对的就是那位

光他英语好并且还已经读完了古文观止这两点我就觉得他很厉害

“不能戒烟”我记得这句话也是他说的,哇喜欢

(而且他好像是抽万宝路,这让我对他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并且这位的文艺青年外表下还有一颗很ROCK的心

他说要思考自己的生命的意义,对此我想说您可以去大规模读哲学了呢

最后,我觉得他最戳中我点的,就是他喝多了就话唠,就瞎JB发微博

(我也就这点能比得上他了呢

老胡真好玩。我欣赏他(老母亲眼神)。认真地。

#Excelsior

昨晚吐了一整晚,吐到最后,大概今天四点半,我开始思考这世上有没有人是吐死的,以及我早上起来再不好就只能去校医院挂水了

早上醒来后好些,至少不吐了。请了假,正打算翻个身再睡过去,就听见室友说,斯坦李老爷子去世了

顿时睡不着了

先前金庸去世时,心里好难过,却也只是难过,因为心里隐约知道,其实武侠的年代已经远了,巨人仙去,不过是那个年代遗留下的最后一声丧钟。

可斯坦李老爷子不一样,听闻他去世,我怔了会儿,眼泪就下来了。复联,叉男,死侍小蜘蛛,银护,我爱这些人。我真的为这些英雄撰过文,我真的思考过他们的cp。我真的看过无数篇他们的同人无数部剪辑作品,我真的去影院刷过无数次他们的电影,我真的为此...

我写完新志了我真是开心到爆

我滴个妈我怎么写过这么多篇新志,有好多我自己都不记得我写了什么

回头周末我会做一个合集,分个类什么的

新志这两个人的故事我是彻头彻尾没什么想写的了,以后再写也就是原创(更一下《近乎正常》什么的)或日记了

等我做完合集后我大概会再问问出本的事吧,毕竟写了这么多文,我也好想看到成品哈哈哈哈

总之,超级开心我把《流星》写完了,我之前写了两版废稿,和终稿长得一点也不一样,等明后天放出来,不标tag,大家自己看看就当逗乐好了(不是)

以上,开心地去睡觉了,世界晚安

【新志】流星

流星

BGM 《流星》-王菲

在此表白她在幻乐之城的作品《一念》

以下正文

下雨了。

宫野看着突然被润湿的那一点土地,想起组织被毁灭那一晚的滂沱大雨,和暴雨也浇不灭的熊熊烈火。

在未被抓捕到的组织成员方面,她撒了一个谎。

这个谎的真相,工藤也知道。

FBI很烦,要的太多,做的太少,又错误百出。

FBI派人来问她和工藤,有没有见过黑暗组织的人。

两个人都说没有。

可事实是,在东京大学上学的时候,贝尔摩德悄悄来找过她。

那些天,她特别少眠,以至于贝尔摩德出现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这是自己的幻象。

工藤认出了她离去的背影,于是她知道这是真的。

工藤问宫野,她来找她,做了什么。...

【原创】自由外传

祂。


它。


他。


就用他吧。


有人问祂,他是谁。


无数人问过他这个问题。


“你是谁呢?”


这个问题,他回答过无数遍。


各式各样的,严肃的,轻慢的,坦诚的,虚伪的。


他还记得,他在欧亚大陆的东侧,给的一个老人的回答。


那老人,衣衫褴褛,形容潦倒,颤颤巍巍的手里环握着一坛酒。


他问老人:“可缺酒友?”


老人只是将酒坛递给他,然后说:“我见过你。”


这是老人对他说过的第一句话。


老人原本对他说过无数句话,但当着面说的,这是第一句。


他悲伤地笑着回答:“我一直陪伴着你。”


老人眯了眯他混沌的眼睛,想仔细...

【原创】无题

我有一个发小。

我只有这一个发小,也可以叫他青梅竹马。我们自小学一年级开始认识,一直到现在,从未断过联系。

然而,我们却不是一路人。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我看历史书,为家国破碎落泪,满眼城春草木深。他喜欢网球,玩网游,出去游玩时,宁愿去宜家的大仓库里照张相,也不愿去城郊寺庙看漫天纷飞的黄叶与前来供奉香火的人。

有一夜,我被某篇文章中的一句话触动神经,自此无法安坐,我所不解的,所无奈的,所悲愤的一切一齐涌过来,我几欲崩溃。

我给他发消息。

他回复说:“不用慌,你作业做完了,现在又不缺钱,明天太阳还会升起。”

这叫我怎么回答?

但我却心安了。

我从未搞懂这个人。

即便我知道...

【原创】从者

00

佛陀,师从于郁陀迦罗摩子,悟得非想非非想处,身处其间,意识几乎消失于无形。后悟得中道。

佛陀不满足于一人悟道,广泛布道,宣扬佛法,招揽信徒不计其数。

01

冯翊磊是个农民。

他的家乡,四面环山,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地方。

无论外界发生怎样的动荡,都无法影响到这个盆地。

他本姓姬。

他的父母这样告诉他的:他是周朝的后人,因躲避战乱,逃到了中原的南方。

所谓南方,就是云南。

02

冯翊磊身处一个云南的世家大族。

每一年,他都跟随者自己的父母祭拜祖先,祭拜中华民族的创始者。

每一年,每一个节日,他的宗族亲属都会举行仪式,祭拜祖先,祈望丰收。

儿孩时的他觉得好玩,好有趣...

结果店里没有卖了
(南京真的有这些酒吗)
(妈耶有的话我一定要喝啊啊啊

昨天随意翻到的,同人小说《移花接陆》中的一段
《北海道》中我想表达的,这几行字说尽了

【新志|quizas综合番外】再见北海道

@陈醉 太太的点梗。

大概,故事线按照Quizas*3来的,人设按照Quzias来的(好像没什么区别)。所以,就是这个系列的一个番外吧。

我也实在不知道我自己写的是什么了,等我想明白我再改,先发出来。嗯。

以下正文

北海道。

北海道的冬季长又冷。

北海道人很少。

北海道很美。

工藤问她,为什么要去北海道,她是这样回答的。

还有一个原因,她没有说,潜台词里却表露了出来。

“因为你不在北海道。”

和早些年比,宫野难得度过了几年安稳的生活。

工藤和他的读书清单较劲,她和学校里的老师们较劲。

没有伤亡,没有血与阴谋,没有阴谋与苦衷。

他们白天相见,晚上相见。有时候一起吃饭,...

我勒个去
今天大概也没有更新了
我的iPad坏掉了
我写的几千字几千字全变成乱码了

最近收到的评论结尾都是"祝您健康快乐!"
谢谢大家了,你们真好
今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
嗯,愿大家都健康快乐!

【新志】魔幻现实主义损友

1

宫野志保向工藤新一提了很多次绝交。
太多次了。

第一次,她说,我不值得。
第二次,她说,我无药可救。
到了第三次,她开始无理取闹:你怎么还没放弃?

2

宫野与工藤的交情,可以算作孽缘。

最开始,有过一厢情愿的爱吧。但爱到无望以后,也就不再爱了。
她看他,如同他看她。
又怜悯,又仰望,又轻视。
什么都没了。浩浩然的虚无里,她在世界的一头,他在另一头。
可如果这世界再次泛滥起洪水,将一切文明淹没,在海底深处,总有一条隐约的羁绊,将他们二人相连。
说是羁绊,其实就是孽缘。

工藤说:“你真的无理取闹。”
很快,他又回复道:“你是又喝多了吗?”
他不等她回复,继续说:“酒是液体抑郁,从这个角度上讲,你应该少...

我是个死人了
半小时内,如果有人点梗,我就写
如果很多人(不可能的)我就选第一个点梗的人
题材与cp不限,但是必须是我知道的cp
如果没人点,我就写一篇我写过的文的番外了

到现在都很佩服自己能搞出来悲惨世界。
从一年前一句无心的提议,到以原著与音乐剧为底稿改编出来的剧本,到剪音频编辑音频,到一遍又一遍的排练,到自己置办制作道具戏服,到最后五十分钟时长的成品,第一场One Day More唱完,掌声雷动,第二场马吕斯与柯赛特对冉阿让的理解包容,全局结束,恰逢演出是6月6日,于是在全系的老师同学面前表达对街垒日牺牲的学生工人的致敬。
最难的是写剧本,最苦的是拉班里同学排练。全班就只有二十个人,四个男生(。)能唱的寥寥无几,男生来回来去的用,其余女生只要没有主要戏份的全都一人身兼数角色:官兵,学生,囚犯,受苦百姓…… 最搞笑的就是把大柯赛特与古费拉克安排成一个人演。
我很骄...

在我读够一百本文学类书籍之前,我是不会再继续写小说的了
(那一天大概会很遥远,毕竟他们前面排着无数本,教科书(。

莫扎特小可爱的五部音乐作品推荐

(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让我给最能支撑我的人与事排序
在最内圈写了莫扎特的音乐,负罪感和我爸爸
于是想列一下我觉得,非常,可爱的,能在我丧到极致的时候拉我一把的音乐)

钢琴奏鸣曲:k.330 k.333 k.281(这个的第二乐章特别萌)
协奏曲:k.467(就是那部超级著名的第二十一号钢协)
k.299(长笛与竖琴协奏曲)

这些音乐不一定是纯粹喜气洋洋的音乐(不然就很多了),他们更像是,在表达欢快的源头,传递快乐的情绪,所以就,很有治愈力了
还有其他巨好听的各种情景的,和题目无关,暂且不表

笔译老师文学素养还不如我
(突然骄傲

考虑到工藤和宫野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他们的聊天内容其实会很有趣,从中午吃什么聊到二十一世纪的首要问题,到大选,到这个季节该怎么养生(。
光这么想想就觉得很好玩(。

【新志】S.O.S D'un terrien en detresse

黑暗组织被彻底告破后,他们仍旧没有获得A药的全部信息。
宫野,那个时候还是灰原,看了看手头现有的资料,说:“那我试试吧。”
试试,从头,推一遍A药的发明过程。

工藤被她拉去当壮丁。
这个任务的工作量太大。她又实在不放心将性质这么特殊的资料交付他人手里,想来想去,只能找工藤这个门外汉。
有那么半年,他们几乎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
一周有六天工作,一天休息,工作的时候,几乎一整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也就是那个时候,工藤在被强制性进行一番化学生物知识拔高后,看着宫野的草稿纸,意识到,这个女人,究竟是怎样的天才。

工藤对宫野的第一印象,是她来自黑暗组织,危险,深不可测。
后来,认识得久了,共患难了成百上千次后,他觉...

文写出来了,只是大纲,也打算没办法细写了,所以不公开放,如果想看请私信邮箱吧。

“我的手指头死掉了。”
这是越辉的话,我也这样觉得。
死掉了,就不写了。嗯。

【新志】慕

 

 “如是我闻,仰慕比暗恋还苦。”——《宽恕》

 

 

 

爱慕不可怕。

其实,仰慕也不可怕。

 

 

 

她坐在欧洲之星上。

还未上车十分钟,就收到工藤的来信,说考试时间从下午改到晚上了,六点的考试,晚上八点才能结束。

宫野说,你好可怜哦,没事,安心备考吧。

 

她同工藤都在欧洲上学。

黑暗组织被摧毁后,FBI向他们再次提出了证人保护计划,以防被余党找到,“做不必要的牺牲。”

这回他们同意了。

剩下的扫尾工作,已经不再是他们的责任,而是政府的。

“上几年大学,...

做了个梦
梦里和我亲爹当众顶撞,然后大概说了什么,最后说那好我去死了,继续杠,又因为仓促间觉得自己不想死,跑去跳海,然后被拦,挥舞道具剑拒绝被拦,然后冲突中被砍下了右胳膊,又慌又不甘心,最后随着水一起向瀑布那边坠落,听到同学跟我说,愿你走好rest in peace,我才发现我死了,我死前竟是这样的心态,不甘不愿地就死掉了
然后又梦到了其他的,现在醒来
头一次梦到自己死掉了,死掉的过程超级逼真,也是这个原因,头一次感到我不想那么死,竟然还是活着好
(那可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究竟是为什么天天晚上犯病要死要活一觉起来重新没事人一样吃早饭上课呢)
不去游泳了。去读书。感谢两位太太关心。谢谢(九十度鞠躬🙇

我和我爸爸的日常
我爸爸:保研!保研!卧槽我怎么还有一个表没填!?!?
我:大创!大创!卧槽我怎么论文题还没定?!?!
日渐头秃。

刚写完翻译作业,老师连前后文都没给,就直接在一篇散文里随便摘了不相关的几段让我们翻。
我:???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
妈的,只想说,我一个D*ck都能给您翻出来十多个不同的版本,您就这么让我freestyle吗???

不开心的话,就去吃一顿火锅
吃完了还不开心,那就再吃一顿
如果还不开心的话,那吃了总比没吃强呀
火锅治愈全人类

©Oura
Powered by LOFTER
  1/5